香港藝術中心。可遠眺海景的灣仔公共建築|Hong Kong Arts Centre

位於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創立於1977年, 主旨在推廣視覺藝術、表演藝術、動態影像和媒體藝術、漫畫和動畫,透過相關課程,在香港普及藝術。館內的工業風迴旋樓梯,很有特色,6樓的JAJA蔬食餐廳,空間佈置特別浪漫,是灣仔地區的人氣網美店。這棟建築的某些角落,也是看海的好角度…

Continue Reading

香港九龍吃喝玩樂。美食20家|景點。住宿。購物

香港分三大區:九龍(Kowloon)、香港島及新界,九龍半島與中國大陸相連,三面環海,與香港島隔著維多利亞港對望,居民與遊客可從尖沙咀開車穿過海地隧道、或搭天星渡輪與中環往來,從九龍端眺望的中環摩天樓與維港風光,是香港最經典的繁華美景。九龍半島涵蓋深水埗區、油尖旺區、九…

Continue Reading

太興燒臘。銅鑼灣美食|八星報喜全餐、鹹檸七

打定主意要在銅鑼灣到處亂吃,「太興燒臘」是觀光名店,當然要踩個點。那日單刀赴會,只因每種燒臘都想要嚐嚐,直接點「八星報喜」,這是最齊全的款式。進門前上網查了一下,太興除了燒臘,「鹹檸檬七喜」也是特色之一,果然,鹹檸七成為太興初體驗最深的記憶,還有那碗粒粒分明的白飯,比燒…

Continue Reading

恭和堂龜苓膏。香港百年老字號|竟然聽到老闆娘說台語

創業逾百年的恭和堂,據說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龜苓膏專門店,也是我最回味的香港情懷,創始店位於銅鑼灣,我每次經過必吃一碗。還記得第一次到這家店時,正熱呼呼吃著龜苓膏,竟然聽到老闆娘跟員工講台語,也太親切了。我問她是台灣人嗎?她嫁到香港很多年了。忍不住跟她聊,台灣的龜苓膏也太…

Continue Reading

JAJA蔬食。可眺望維港的海景餐廳|香港藝術中心6樓的視覺系食尚

繽紛浪漫的JAJA餐廳,座落於灣仔藝術地標香港藝術中心,從露天陽台可眺望維港海景,天晴狀態,光是用手機就可以拍出亮麗照片,真的超好拍。全店供應繽紛美麗的全蔬食餐點,IG熱門的「提生糙米壽司拼盤」,讓眼睛、味蕾、健康訴求都滿足到,完全貼近年輕世代的訴求。 [blogimo…

Continue Reading

甘牌燒鵝。連續8年獲香港米其林一星|與鏞記燒鵝系出同源

香港有兩家不用考慮口袋深淺、人數多寡,只要願意排隊就可以摘星的燒鵝店,一家是中環一樂燒鵝,另一家是灣仔甘牌燒鵝,兩家的燒鵝套餐都在百元港幣賞下,都以蟬聯多年米其林一星推薦聞名國際。其中,甘牌燒鵝更系出名門,源自香港最知名的鏞記酒家甘氏後人,2014年創店甫半年就摘星,年…

Continue Reading

忠記粥品。灣仔美食|回味無窮的生滾豬潤粥、炸兩、油炸鬼

灣仔軒尼詩道上的忠記粥品,距離我下榻的The Hari 酒店步行只要2分鐘,終於又嚐到心心念念的香港生滾粥,真的太開心了。睽違數年,香港有了不小的變化,特別是餐飲業的服務態度,老闆們親切多了。招牌生滾豬潤粥(豬肝)非點不可,經典吃法是搭配油炸鬼(油條)一起吃,但我又想吃…

Continue Reading

文青最愛灣仔日月星街。莊士敦道的百年老屋和昌大押|皇后大道東漫遊

若問我這次到香港,花最多時間在哪裡逛街? 我的答案肯定是:灣仔。 雖然這個所謂的「逛街」行為, 跟普世定義的「Shopping購物」是兩碼事, 但我真的逛了好多「街」, 數不清的有趣的街名的街。 從雲端上的The Upper House奕居酒店(查優惠房價)「下凡」, …

Continue Reading

希雲街。不一樣的銅鑼灣|這裡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鬧區靜巷低調食尚天地

之前提到香港大坑區,是銅鑼灣周邊可以順遊的地方,其實還有個更近的角落:希雲街Haven Stree,中英名字皆美。這條短短的街位於銅鑼灣一隅,原本是聚集洗車站、回收站、洗衣店及快遞店的小街,越來越多餐廳與個性潮店進駐,形成一個很有味道的小聚落。從我下榻的飯店J Plus…

Continue Reading

MINI HOTEL迷你酒店。銅鑼灣|一個人到香港輕旅行的家

10月底、11月初要到香港, 我拖拖拉拉前一周才訂機票飯店, 整個十月非常奔波, 廣東、花蓮,之後香港,暈頭轉向。 我幾乎過著與旅行箱為伍的生活! 到香港因為是出公差的性質, 扛姊為了幫忙分憂,主動幫我搞定一些行程, 也提了一些飯店建議, 總覺得香港飯店越來越貴了, 但…

Continue Reading

香港海逸君綽酒店Le 188° Restaurant & Lounge|環抱維多利亞港的188°超廣角海景餐廳

因為粵北之旅認識了東立出版社香港分公司總經理Judy姊, 整個廣東行程,在車上時我幾乎都跟她坐在一起。 我提到可能會到香港一趟,人很nice的Judy姊表示歡迎,說可以約吃飯。 其實,才剛認識,我有點不好意思真的約她吃飯, 怕她事業繁忙,也覺得有點太冒昧了! 不過,後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