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化餅乾の椅子》~江國香織 @瑪格讀書

按讚加入粉絲團


威化餅乾の椅子。江國香織

★這是我民國一百年讀一百本書的第91本書。 

增加一些書摘,重新單獨貼文!

一直說江國香織下筆很殘忍,

到了這本書,她索性告訴大家:某些人的絕望是一種體質。

記得,我媽媽在爸爸過世之後,

跟我講了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讓我覺得很悲哀!

她說她每年除夕都會沒來由的悲傷,哭泣。

我想,即使外表活潑爽朗的媽媽,也有悲傷的體質。

當她說著這個貌似無關日常生活行進,卻攸關靈魂深處的事情,

我想我有深深地明白。因為我是她的孩子。

或許,可以說是最敏感的一個。

一個人神經太纖細,情感又太執著的話,

對人世痛苦的耐受力便不強壯,總是太容易感到痛苦了。

不過,這樣的敏感,總會在某種崩壞之後,極快透徹清醒。

因此也是容易頓悟的體質。

威化餅乾的椅子 

威化餅乾的椅子

 作者:江國香織/著,王寧海/繪

譯者:黃穎凡

 出版社:大好書屋



(本書圖片來源&更多介紹→博客來 ) 


 《威化餅乾の椅子》~江國香織 @瑪格讀書 【瑪格書摘】

※我以前是不愛說話的小孩,總覺得自己就好像是擺放在紅茶旁邊,那顆沒被使用的方糖。 (紅茶邊的方糖。P7)

※我的情人非常溫柔體貼,他會溫柔的撫摸我的頭髮。那種輕柔的感覺,彷彿他的手是在距離我的頭髮剛好三釐米之處。彷彿是三釐米之外的空氣在輕拂我的髮絲似的。(梳頭。P17)

※躺臥在床上發呆的我,想起了丹麥的思想家克爾凱郭爾所說的話──絕望是要命的疾病。深夜,由於我所住的公寓正好位在住宅區,所以即使側耳傾聽,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響。整個世界沉沒在深深的海底。 (搭紫色電車的女人。P26)

※我們常常在夏天的傍晚演出「小型離家記」。「小型離家」指的是一種散步,選擇一條全然陌生的道路,不顧一切的往前走,直到天黑了,有人想回家才轉身回走。 想走遠一點的通常是我,妹妹只是靜靜地跟著走,一直走到心中感到不安,忍受不住了,才又由我提出回家的建議。(妹妹。P31)

※我們一邊品嚐這些美食,一邊抽空低語,互訴情愛。那簡直像是慢性自殺。他愛我,我知道;我愛他,他也知道。除此之外,我們不再有任何的期盼。一下子便抵達終點,而那裡卻是一片荒野。 (假期。P52)

※縮起雙腳通常比伸直雙腳讓我更有安全感,這到底是為什麼呢?我將身體稍微往下傾,隔著太陽眼鏡遠眺街景。看看街景、望望陽光,再環顧一下道路。就像是一個將老花眼鏡往下拉,在大白天看電視的老婆婆。(公園與運動場。P64)

※我認定為沒品的東西有──大哥大、牢騷、高爾夫和愛情。其中,大哥大、牢騷、高爾夫都可以順利避免,唯有愛情是絕對無法閃躲。(游泳。P80)

※陽光,我喜歡冬日陽光大量照射的感覺。它們經常成群結隊來到我的窗前,只有一剎那的時間,它們都是一個樣。陽光、妹妹和情人都一樣,來看看我,然後轉身就離開。 (陽光。P120)

※我必須要忍耐情人不在的感覺,而且對於伴隨著無比幸福而來的絕望,我也必須絕對要忍耐。 (赫然出現的情人。P167)

※根本不需要逞強啊。事情其實是很簡單的,只要停止追求慾望就行了。妳一直都是孤單的,不是嗎?現在也是一樣,妳只要承認這個事實就行了。 (哼歌。P195)

 

 

 

 

延伸閱讀: 

民國一百年讀一百本書

歡迎熱情加入瑪格粉絲團,分享生活的美好!


《威化餅乾の椅子》~江國香織 @瑪格讀書

 

 

 

 

 

《威化餅乾の椅子》~江國香織 @瑪格讀書

延伸閱讀


One comment
  1. 我小時候要離家回南部也會偷偷掉眼淚,現在還真忘了為什麼要掉眼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