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

按讚加入粉絲團



【瑪格@讀書】莎岡。藍色的靈魂

對我來說,莎岡小說的魅力,或許還比不上她自己驚世駭俗的一生來得迷人,

小說家本人的人生,比她筆下的小說人物情節更要荒誕、更要戲劇化!

我猜這是台灣出版社在眾多莎岡作品中,除了幾本代表性的小說,

優先選擇《我最美好的回憶》與這本《藍色的靈魂》出版的原因。

喜愛莎岡的讀者,或許更渴望窺探她的人生。

如果說《我最美好的回憶》是莎岡自己對自己人生的官方說法,

《藍色的靈魂》應該是不可言明的私密隱喻,

有趣是,這隱喻出版於1972年,遠早於1984年出版的《我最美好的回憶》,

猜測這是她荒唐人生的高峰,「看山不是山」的叛離巔峰。

從這本虛實交織的作品來看,當時的她受到太多俗世的質疑,

她忍不住用這部作品來反擊、來回應!用更加叛經離道的故事,更倨傲的姿態。

且不談這本書有多少莎岡的真實生活色彩,

或以道德的眼光來審視這個挑戰「亂倫」、「背德」話題的愛情故事,


閱讀莎岡的文字一直讓我很陶醉,

她是那麼誠實、那麼不凡,用字遣詞充滿詩意,

這是飽覽群書並擁有詩樣情懷的作家,才能有的美感。

更何況,這本書依然保有她高明的諷刺手法,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寫作風格。

這本書,適合「已經喜歡莎岡的人或作品」的讀者閱讀。

獻給跟我一樣的莎岡迷。

 藍色的靈魂

藍色的靈魂 Des bleus a l’ame

作者:莎岡 Francoise Sagan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3年01月17日

 《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更多連結請參考:博客來

 《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 



 《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 【瑪格書摘】

 

※那波濤洶湧的大海,我也得介紹給自己的身體認識:那是你的好友,大海。身體認出它來了,但並未一躍而起奔向它。我是個溫柔的母親,正帶著一個鬧脾氣的孩子,也就是自己的身體,在維希散步。(P20)

※有一點和一般人所想的恰恰相反,其實怠惰也和工作一樣是強力毒品。熱愛工作的人倘若受到阻擾,似乎會變得羼弱、居喪、消瘦等等。但真正怠惰的工作幾個星期後,也會陷入一種匱乏狀態,會變得羼弱、居喪、消瘦等等。(P27)

※我躺在乾草堆中,樹上無數深綠色的小葉子在陽光下盤旋,我重新找到了一樣東西。車子安頓在路邊,像一頭耐心的巨獸。我有時間做任何事,我已經沒有時間再做什麼了。這倒不錯。(P44)

※他知道這些長得不好看的胖女人當中,有不少人牢牢掌控著無數男人,有時手段高明,而原因無他。只因為她們得意洋洋地接受自己本身的肉體,就如同接受一個朋友,接受一隻為了討她們自己與男人歡欣而忠誠奉獻的寵物,接受一個迷戀者──怎麼說呢──愛情的肉體。而且是溫熱的。男人的希求也不過如此:挑起並躲藏在某人的歡愉之中,當主人也當僕人,挨打也打人。(P65)

※你們知不知道每個人,不管是你們的老闆或門房,或是馬路上那個討厭的停車管理員,又或者連一整個民族的負責人,那個可憐的毛澤東也一樣,你們知不知道他們個個都覺得孤單,害怕生命幾乎就如同怕死亡?(P71)

※真是奇怪,作家的命運。騎馬行進時必須拉短韁繩、協調步伐、抬頭挺胸,但理想的情況是應該讓馬發狂,馬鬃迎風飛揚,飛越過一些荒謬的溝渠,諸如文法、句法或怠惰,最後這項是一道巨大藩籬。(P80) 

 ※二月的紅太陽落到黑森森的樹林背後去了。不幸的平庸作家在諾曼第住家窗前,看著一天結束。打從四十八小時前,她就再也寫不出一個字來,想必因此感到悲傷吧。試著想寫卻寫不出來,這就像做愛沒有樂趣、喝酒沒有醉意、旅行始終沒有終點。這是地獄、是失敗。當然了,日子還是照常地過,每天都很相像,而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天氣,因為靜定不動,有一種慵懶的柔和,一種半迷醉感。但無論如何還是得活下去、得工作,有一天得再回到巴黎去找「其他人」。(P100) 

※「這一整天」一事無成的懊悔,已經讓她良心不安。一些繳稅、欠債的事,一些淒涼的事粉碎了她詩意般的夢想。她讓事情順其自然,養成便宜行事的習慣,讓他人為她描繪東拼西湊而成的畫像,也讓一切悄悄溜走:時間、金錢與熱情,然後再回到打字機前面,一架沉默得有如筋疲力竭的會計小姐的打字機。與此同時,她內心裡始終對自己的行徑輕聲狂笑著。嘲弄著。(p101)

※太陽下山了,她覺得口渴,她沒有工作。「又搞砸了一天。」她大聲地說,但面對這片已經變暗的草坪,她的內心卻有個聲音喃喃說道:「又拯救了一天。」(P103)

※當大地跳動或從此毀壞的瀕死之際,要能把臉貼在某人的肩窩裡。這樣似乎能讓我有一種驕傲、瘋狂、詩意的感覺……這是最後也是唯一的機會能夠知道我有一根脊梁骨、有一種無畏、還有一種對他人或對愛情或隨便什麼的熱情,神也拿我莫可奈何……(P120)

※在激情的關係中,須得想到唯一牢不可破的裝甲車、唯一的極遠距大砲、唯一躲不過的地雷,還有最可怕的,唯一無法往她人頭上投擲,同時讓戰爭無限延長的炸彈,那就是冷漠。(P126)

※孤獨的吶喊聲,或者應該說轟鳴聲,漸漸變得不只是惱人而已而是糾纏不休。他覺得恐怕連上帝也會摀起耳朵,不過就算上帝有耳朵,祂摀起雙耳也已是許久以前的事。(p130)


※他人的意見有如一種泡沫,就和那些與岩石嬉戲的泡沫一樣空幻,是不會損耗你的。損耗你的是波浪:而波浪,就是出其不意在某面鏡子裡正視了上千次的自己的倒影,這個倒影比所謂其他人眼中那個拖得長長的,而且往往已經癱軟了的倒影,更純潔千倍、堅硬千倍。(P132)

※我對平庸者的喜愛經常勝過所謂較優越的人,純粹因為命運讓前者向黃螢或夜蛾似的撞擊人生這個大燈罩的各個角落。為了在空中抓到他們又不讓他們受傷,不讓他們折翼,我寫了許多傷心絕望的隨筆,但就如同我想及時關燈的怪誕意圖,從來沒有起太大作用。(P136)

※就像某些推理小說寫的,他碰上了。這句用語倒是頗富詩意,因為他本身碰上了人生,結果卻沒能跨越過去。在賽馬場上,常常有些又漂亮又衝勁十足的馬匹碰上護欄後無法起身或腳站不直,獸醫便會上前為牠們了結。羅伯‧貝西既不漂亮也無衝勁,也就用不著獸醫了。 (p165)

 

 

 

 

延伸閱讀~  

《熱戀》~莎岡 @瑪格讀書

 
 
 
 
 
 
 
 
 
 
 
 
 
 
 
 
 
 
 

歡迎熱情加入瑪格粉絲團,分享生活的美好!

《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

 

 

 


 

 

 

 

 

 

 

 

 

 

 

 

《藍色的靈魂》~莎岡 @瑪格讀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