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格學畫畫|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百水先生、眼妝與抬頭紋

去年九月,當我還在磨磨蹭蹭刻我的版畫時, 兒子女兒的版畫早已完工,各自開始進行別的作品。 一直很醉心透明水彩畫的女兒,在老師的要求下,開始了一張壓克力畫作, 之後她卻越畫越不開心,中途放棄完成這張畫。 等我版畫完成時,老師詢問我願不願意幫Maggie續作, 我當然ok!因為,我覺得女兒真的好會構圖喔! (…

Continue Reading